赤宵寒月(14)

  入秋后,寒潭的温度越来越寒冷,天空飘起了细雪,总管苗书墨身穿雪披走入谷内,绕过潭边来到了牢洞前。

  「参见殿下。」苗书墨向牢洞中的妇人行礼。

  妇人原是盘坐闭目休养,被这一唤睁开眼看着面前的人。「这没有殿下,有的只是罪人齐踏雪。」齐踏雪认出苗书墨。「原来是苗少仆,不对,现在应该改口称你为苗大总管。」她的语中带着些讽刺。

  苗书墨不以为意的笑了一下。「只是个称呼罢了,如何称呼就随殿下高兴。」

  「不知苗大总管来这严寒之地有何指教。」

  「我只是来替故人送信。」苗书墨从袖袋中拿出一封书信,放到齐踏雪面前。

  齐踏雪看了信上署名,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「你是他的人?」

  苗书墨讪笑了一下。「我与他只是有着共同目标的友人。」

  「目标?」齐踏雪冷笑了一声,站立了起来。「吞并夜族吗?」她拍了拍衣摆,眼神不和善的盯着他。「苗大总管胆子不小啊,敢在我面前说这话。」

  「殿下,我可是什么也没说。」苗书墨眼中一点惊恐也没有,反而有着挑衅的意味问着。「我只是想替故人问一句,殿下,您甘心吗?」

  齐踏雪知道眼前这个人不简单,能从一个少仆升上总管,可见古谨梵对他的信任,另一方面却还能得到月族君上的信任,来与她传递消息,可知他的深藏不露。

  「不甘心又如何?」齐踏雪不带感情的说着。「成王败寇不是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吗?」

  「故人说,只要殿下愿意,他与妳们的儿子,会想尽办法来救,并让妳重登王位。」

  齐踏雪苦笑了一下。「十六年前做不到,十六年后,他拿什么来争?而我又拿什么去争?」她摊着双手要苗书墨看清楚。「我全身武功被废,只残存一点能维持气息的内力,我连眼前这个结界都打不破,我能争什么?他要的只是名正言顺的从我手中拿走夜族,但不可能了。」

  「殿下,夜族本就该是您的!」苗书墨怂恿着,想激着齐踏雪心中底层那块对王位的野心。「如殿下是夜族的王,那将来殿下您与月族君上的儿子就是两族的王。」

  「罢了。我与他的情早该在他把君离带走时就该断了,要不是我不甘心祭司所说的话,也不会让夜族遭此大祸。」想起十六年前的战事,齐踏雪心中一阵纠痛。

  「殿下。。」

  齐踏雪举起手阻止他再说下去。「你告诉他,夜族已经不是十六年前的夜族,这十六年,夜族在古谨梵的掌管之下,日渐壮大,我师弟们所教导出的徒儿个个武艺超群,身怀绝技,大师兄的徒儿更胜于蓝,他想此时再吞并夜族已无可能。」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asht.com/a/bbinapp/20200625-816.html